就在拜仁與皇馬比賽前一天,拜仁主席魯梅尼格稱,“要讓安聯球場燃燒起來,讓皇馬感受到地獄的氣息”,皇馬主帥安切洛蒂則幽默地回答:“今夜這裡下雨。”
  果然,銀河戰艦踏浪而來,以捲起“千堆雪”姿態穿越德國地獄之火,笑著走向闊別12年之久的歐冠決賽場。
  本賽季皇馬在歐冠淘汰賽中,依次與上賽季德甲前三名交鋒。9比1大敗沙爾克04,3比2復仇多特蒙德,半決賽主場1比0勝拜仁,客場4比0羞辱對手。故而說,皇馬是踏著德甲的屍首走向決賽。
  瓜迪奧拉在西甲與穆里尼奧鬥法時,總是給人以謙卑的感覺,這次與老帥安切洛蒂交手,他不僅浮躁,更顯得功底欠缺。在客場,面對皇馬示弱的防守,焦躁的他沒有拿出制敵手段,那場比賽,皇馬因為傷病等原因,安帥拿不出最佳陣容,不得已滿足了瓜迪奧拉的控制欲。但這次,當“BBC”進入狀態,皇馬可以派出最強陣容迎敵時,瓜帥的控制欲在皇馬高效率的進攻中,顯得支離破碎。
  賽後瓜迪奧拉說:“究其原因,我個人認為是因為我們在控球方面還做得不夠。我們踢得很差,這是我的責任,在某些戰術細節上我沒有處理好。”
  其實,拜仁四球大負,在進攻和防守兩端都暴露了巨大問題。開場15分鐘就丟球,可能打亂了瓜帥的部署。拜仁進攻的衝擊力還是沒有在本場比賽展現出來,在大比分落後的情況下,拜仁沒能創造有威脅的攻門,讓人感覺空有控球卻沒有實效。
  拉莫斯的兩次頭球破門,丹特都在主防C羅,當看到拉莫斯與C羅玩起排球中的平拉開戰術,而拜仁屢屢上當的時候,瓜帥必須為沒有安排人員盯防拉莫斯負責。
  畢竟瓜迪奧拉的球隊只有贏球一條路可走,防線前提是在意料之中。但是,拜仁忽視了皇馬反擊的力度,當迪瑪利亞發起反擊,經本澤馬、貝爾,再把球交到C羅腳下,11秒,C羅就“殺死比爾”。
  拜仁一開場就加快了比賽節奏,但過於急躁絲毫不利於解決問題。曼朱基齊和里貝里明顯表現出了心態問題,他們一次次糾結於和對手進行理論。每次拜仁與對手發生衝突時,曼朱基齊都沖在前面。
  在首回合的較量中,穆勒上場後拜仁獲得了許多次有威脅的機會,但在本場比賽中,穆勒的表現並不如一周前。攻防兩端的問題沒有解決,加之球員心態的失衡,導致拜仁在生死戰中潰敗。瓜帥的控球打法還沒有在拜仁徹底地貫徹出來,拜仁球員與巴薩球員的區別很大,指望拜仁球員完全地照搬巴薩戰術並非長久之計。一場0比4之後,拜仁應該明白,瓜帥的足球思想還需要就拜仁的實際情況進行調整和創新。  (原標題:拜仁不是巴薩,瓜帥還須創新)
創作者介紹

周麗淇

va80vahqz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