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輔導老師與流浪兒童進行交流
  開學前夕,市救助站助流浪孩子復學,救助終端延伸到當地
  文/羊城晚報記者 蔣琳莉 圖/由受訪者提供
  暑假即將結束,37名在暑假期間流浪至深圳的兒童已經在市救助站工作人員的護送下返鄉,9月將重新回到校園。深圳救助站在以往“接送流浪兒童回家”的基礎上,將接送流浪孩子返校作為救助的最終目的。但返鄉並不意味著流浪的終結,如何讓孩子真正回歸正常的生活,不再二次流浪?救助站將對孩子的救助工作擴展到了家長。
  為何來深流浪
  父輩來深打工 他們來深流浪
  深圳未成年人救助保護中心(以下簡稱未保中心)設在深圳市救助站內。每年暑假都是未保中心接收流浪兒童的高峰期。2013年,深圳市救助站共接收1100名流浪兒童,其中暑期兩個月中就接收了600人次,占了全年的近一半,受救助的兒童幾乎都來自外地,極少是深圳戶籍。
  為何這些孩子會流浪到深圳?深圳市救助站站長付天躍分析,流浪兒童大多來自破碎家庭,因不能忍受家庭的冷漠或是暴力而選擇出走,有的則是因為被騙外出打工賺錢而流落街頭。“許多孩子的父輩都曾來深圳打工,孩子們在老家時就聽說過深圳,離家出走時就會選擇深圳,最初對城市的嚮往是像父輩一樣,到城市打工、賺錢,自由生活”。
  然而現實的情況卻是流浪兒童不告而別離家出走後,花光了隨身錢物,又因年齡小無法打工,不得不流浪街頭,靠撿廢品為生,有的孩子被不法分子利用,靠偷搶度日。
  為了讓流浪在深圳街頭的每一個未成年人都得到及時救助,深圳市救助站聯合公安、城管等部門開展綜合治理,在街頭巡查需要救助的流浪兒童。未保中心科長周永紅介紹:“現在深圳街頭很少看到賣花、擦車的未成年人了,如果發現大人帶著孩子乞討,會聯合公安對其進行DNA採集進行親子鑒定。”
  如何送返家鄉
  送一孩子返鄉 動輒花費上萬
  今年暑假,深圳未保中心共救助了400人次未成年人,其中有一半是跟隨父母一同入站接受救助,單獨進站的孩子大部分會被親屬接回家,還有一部分會由孩子戶籍所在地的救助站前來接回,剩下的則由深圳市救助站負責將孩子護送回家。
  2013年5月,民政部、教育部、公安部等10部門在全國聯合啟動“流浪孩子回校園”專項行動,提出各地應根據流浪未成年人的個體特點,分類開展有針對性的返校復學工作,民政部要對流浪未成年人逐一進行個人需求和家庭監護情況評估,提出義務教育或替代教育、職業教育、特殊教育、職業培訓等建議,幫助他們在戶籍地返校復學。
  據統計,今年以來深圳市救助站對站內救助的適齡學童進行100%護送返鄉回校。在9月份新學期即將開始前,深圳市救助站已護送37名孩子返鄉,並與當地民政部門和社區建立聯繫,確保孩子在9月份能正常上學。
  付天躍介紹,返鄉時一般按照一名兒童配兩名工作人員的比例進行護送,為了能儘快將孩子送回家趕上開學,在車輛緊張的情況下,工作人員利用私家車護周邊城市的孩子返鄉,對於新疆等偏遠地區的孩子,護送時乘坐飛機,工作人員返程時則搭乘大巴一路換乘著回深圳。“平均下來護送一個孩子返鄉的費用為1.2萬元,去年我們送了80多個孩子返鄉,僅這一筆開銷就達100萬元”。
  怎防二次流浪
  對各返鄉孩子 建立檔案跟蹤
  護送孩子返鄉並不是救助的終點,大部分流浪兒童與家長之間存在矛盾,如果只是將他們送回原有的家庭中,很難避免不會出現二次流浪。深圳市救助站引入了社工以及心理輔導老師,對返鄉的孩子進行建檔跟蹤,並與其父母進行溝通,幫助他們更好地與孩子進行交流。
  14歲的小強從小跟著爺爺生活在鄉下,到了上學時才回到縣城父母身邊。今年上半年因為與父親吵架,離家出走來到了深圳。6月19日因盜竊自行車被送進了救助站,經過站內心理輔導老師的教育和溝通,10天后小強被送回了老家江西。小強回家後的2個月里,父母遇到教育的困惑都會與心理輔導老師聯繫,如今小強與父母的關係融洽了很多,曾經厭學的小強也主動要求重新返校學習。
  “父母想要孩子改變,首先要改變自己,對孩子多些信任和寬容,只有土壤改變了,生長在其中的莊稼才會有改變。”深圳市救助站心理輔導老師呂紅甫認為,作為家長,要慢慢學會和孩子溝通交流,才能使自己慢慢走進孩子的內心,慢慢得到孩子的認可和接納。此外,流浪兒童的改變需要一個長期的過程,需要較長的時間,其家長要有堅定不移的信心、耐心和決心。編輯:鄔嘉宏  (原標題:深圳救助站送37名流浪兒回鄉返校 預防二次流浪)
創作者介紹

周麗淇

va80vahqz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