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中國經濟的“新常態”,不會失去推動全球經濟的引擎地位,反而會給亞太地區乃至全球經濟帶來更多機會。
  據新華社報道,作為APEC會議周期間最重要的工商界活動,即將召開的APEC工商領導人峰會格外引人註目。與會的APEC經濟體領導和企業,有望超過以往歷次峰會。中國經濟“新常態”,構成了今年APEC工商領導人峰會的主要背景。而“新常態”怎樣孕育亞太合作“新希望”,也是國際輿論的重要關註點。
  中國經濟“新常態”,既包括中國經濟增長的變奏,也包括經濟發展戰略的適度調整。經過30多年的高速增長後,中國經濟粗放式發展的弊端已盡顯。調整經濟發展戰略,從過於追求經濟增速轉為追求經濟增長質量,培養內生型增長模式已是不能再拖延的命題。內部調整的艱巨和外部環境的不穩定,共同加大了中國經濟的下行壓力,這是中國經濟長期平穩發展必過的一道坎。
  中國經濟的這種變化,外部存在不同解讀。從唯GDP論的角度看,中國經濟從超高速增長到中高速增長的轉向,似乎意味著經濟放緩將成常態,並有可能失去推動全球經濟的引擎地位。但事實上,中國經濟的“新常態”,固然包含了諸多需要剋服的難點,但給亞太地區乃至全球經濟更多帶來的是機會。此前的一系列經濟外交佈局,已經創造了共同發展的機會,隨著APEC會議的進程,這種機會正得以更清晰地被描述出來。
  比如,“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戰略構想,構建的就是共同發展的新願景。“一帶一路”的輻射面,涵蓋亞太地區多數國家。向北可與俄羅斯的交通線及管道連接,向東連接東亞另外兩個主要經濟體日本和韓國,向西通過中亞連接西歐,向南通過印度洋連接到北非,其輻射範圍涵蓋東盟、南亞、西亞、中亞、北非和歐洲。據初步估算,“一帶一路”沿線總人口約44億,經濟總量約21萬億美元,分別約占全球的63%和29%。而“一帶一路”具有的開放性,在未來還可吸引更多的國家和經濟體參與其中,形成全球性的貿易大通道,擴大利益共享面。
  又如,擬議中的亞太自由貿易區,既有1994年已經設定的“茂物目標”,也更符合亞太多數經濟體的經濟發展現狀和對自由貿易規則的認知,21個亞投行首批意向創始成員簽署的《籌建亞投行備忘錄》,既可為區域內早期收穫合作紅利做好金融準備,也可為下一步升級區域內的服務貿易打下基礎。
  中國經濟戰略的調整同樣為亞太地區合作提供了機會。這種調整基於兩個方面:一是降低經濟增長對於貨幣的過度依賴,二是將對外開放提升到前所未有的水平。對上海自貿區“形成全國可複製經驗”的要求,意味著上海自貿區的負面清單管理等改革經驗,最終將成為廣泛的經濟管理原則,從而讓外部資本與中國市場獲得更多的機會。
  中國釋放改革紅利的努力,不僅可為中國享有,也可為全球經濟分享。以中國的經濟體量而言,清晰解讀並適應中國經濟的“新常態”,就是抓住了新形勢下亞太地區經濟合作的一條主線。  (原標題:中國經濟“新常態”是亞太合作“新窗口”)
創作者介紹

周麗淇

va80vahqz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